来源:中华书画网  作者:方翔

拍卖行南北差异化生存 
拍卖行南北差异化生存

 拍卖行南北差异化生存
拍卖行南北差异化生存

  特约记者 方翔

  以“回望与展望——上海艺术品拍卖市场振兴之路”为主题的2014上海艺术品拍卖论坛近日举行,此次论坛不仅吸引了朵云轩、敬华、上海拍卖行等本土的艺术品拍卖机构,而且中国嘉德、北京荣宝、北京华辰的负责人也悉数到场。就连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也分享了佳士得进入中国20年的发展心得。

  南北对拍卖数据态度截然不同

  依托大数据的分析,来寻找上海与其他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差距,这似乎成为了此次论坛一开始主旨演讲的重点。来自上海的一些拍卖界元老级人物,通过带领团队对于目前艺术品拍卖数据的分析,试图找出上海与北京以及香港地区的差距。分析中包括了三地的上拍量、成交量、成交率、成交额、平均单件拍品的成交额以及市场份额等数据,特别是三地亿元拍品的成交情况被拿出进行重点分析。

  尽管1993年6月,上海朵云轩首场书画拍卖会敲响文物艺术品拍卖第一锤,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上海占据全国半壁江山,但自2003年之后,上海市场份额逐渐下降,眼下杭州西泠印社拍卖额就超过上海所有拍卖行,更不用说中国嘉德、北京保利等拍卖行,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上海本地的拍卖行老总一开口便拿出数据说话。

  然而,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过多地看重数据反而成为了制约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重要的因素。对于中国艺术品分析的数据主要就是来自雅昌网,在数据来源单一的情况下,还有许多难以用数据本身来分析的情况,这就比如东西到底是真拍还是假拍,拍卖之后是否付过款,多次拍卖之后如何来计算等问题,这实际上是简单的统计所不能覆盖的。

  从近两年的拍卖市场上来看,由于藏家对于投资回报的追求,许多拍品重复上拍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甚至于达到了春拍买入,到了秋拍就卖出的情况,这种数据如果不剔除的话,对于研究整个市场几乎有百害而无一益。就拿今年北京保利的春拍中出现的齐白石《花鸟四屏》为例,其成交额高达5577.5万元人民币。查询雅昌的数据,此件拍品三年前曾在拍场以9200万元高价成交。看上去,对于藏家来说,一来一去就损失了数千万,但据业内人士爆料,这件作品最早是一位天津的买家以200多万的价格购得,随后在2011年进行拍卖,以9200万元成交后买家并没付款,这导致了藏家在今年再次拿出进行拍卖,而从最终的情况来看,是赚了数千万。这种对于拍卖价格之外的分析,是简单的数理统计所不能达到的。

  与此相比,来自京城的拍卖行“大佬”们则更善于从感性上去分析目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趋势。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董事寇勤用了“北京大爷”和“上海宝贝”的比喻来形容北京与上海的拍卖市场。其坦言,上海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往往非常注重效益,但艺术品拍卖本身可能并不如资产拍卖那么赚钱,其可能更注重的是一种文化的传播,对于拍卖行来说,品牌的建设更为重要。他认为,上海的拍卖行兼营业务多,是造成不能一心一意做好艺术品拍卖的重要原因。

  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认为,艺术品拍卖有时像博傻游戏,买家一直在举牌,从几百万元举到上亿元,近乎疯狂竞价。他以刘益谦为例,在许多上海人看来,他似乎是一掷千金的土豪,买东西不讲钱,为了好东西什么钱都舍得花。但在北京的许多人看来,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肯花钱,这种人是值得尊敬的。

  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甘学军则以朵云轩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常常居于“老九”这个现象,来分析上海的艺术品拍卖市场。他认为,想发财就别干艺术品拍卖。文化经营需要有点傻劲,账算太清楚不好。

  品牌策略意识同加强

  虽然南北拍卖界“大佬”有着不小的分歧,但是有一点是此次论坛上的共识,就是要让艺术品拍卖让更多的人参与,品牌的意识绝对不能被忽略。上海驰瀚拍卖董事长曹峥嵘提出,诚信经营,承担起艺术品价格标杆、安全保障、市场风向标和信息集散地功能。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拍卖行征集现状堪忧 品牌拍卖行挖地三尺找藏品
·下一篇文章:嘉德四季又将举槌 图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china-n.com/news/pmxq/149201733437HEJJ42B74JKC29K3418.htm